中國新聞網(wǎng)-上海新聞
上海分社正文
《師想者來(lái)了》| 元宇宙迷思,何以構建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?
2024年01月23日 08:58   來(lái)源:中新網(wǎng)上海  

當ChatGPT橫空出世,大模型仿佛瞬間掩蓋了元宇宙的風(fēng)頭,人們不再似過(guò)去般對元宇宙津津樂(lè )道,它的沉寂究竟是在經(jīng)歷著(zhù)一次技術(shù)的迭代,還是在等待著(zhù)下一次爆發(fā)的到來(lái)?

元宇宙是一個(gè)數字的世界,也是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設想。它關(guān)乎技術(shù),更關(guān)乎想象力。它的構建與現實(shí)社會(huì )相似,基建、社群和治理,缺一不可。

微紀錄片《師想者來(lái)了》第三期,中歐國際工商學(xué)院管理學(xué)副教授楊蔚與原上海市人工智能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元宇宙專(zhuān)委會(huì )負責人張婉(中歐EMBA2019)攜手探討“元宇宙”的迷思。

未來(lái)已來(lái),當技術(shù)革命將虛擬空間變成世界的一部分,人類(lèi)可以超越五官,用數字意識的生命形式去感知虛擬與未知。屆時(shí),每個(gè)人都是“超級玩家”。


以下是對談精彩實(shí)錄節選:


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設想


張婉:之前元宇宙這個(gè)話(huà)題挺熱門(mén)的。您覺(jué)得元宇宙是一個(gè)什么樣的概念?

楊蔚:其實(shí)一開(kāi)始我們都說(shuō)元宇宙是尼爾·斯蒂芬森小說(shuō)《雪崩》里的一個(gè)概念,小說(shuō)里的“元域”說(shuō)的就是元宇宙,實(shí)際上就是一個(gè)非常先進(jìn)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概念,我們用一些特別先進(jìn)的設備進(jìn)入一個(gè)虛擬空間,在這個(gè)空間里做交互。

我們講的元宇宙就是下一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,那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會(huì )是什么樣子?會(huì )發(fā)展成什么樣?我覺(jué)得這其實(shí)就是大家對元宇宙概念這么熱衷和感興趣的原因。

更進(jìn)一步說(shuō),我們現在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更多是一個(gè)溝通交流的工具,而不完全是一個(gè)社會(huì )的概念?赡艿搅讼乱淮ヂ(lián)網(wǎng),我們不僅有一個(gè)真實(shí)的物質(zhì)世界,還可能有一個(gè)虛擬的數字世界,不僅能讓我們更好地進(jìn)一步交流溝通,甚至還可以做一些經(jīng)濟上的交換。

張婉:其實(shí)我理解的元宇宙更像是一個(gè)大的生態(tài),這個(gè)形態(tài)就像我們之前看到的電影《頭號玩家》里表現出來(lái)的那樣,是一個(gè)虛擬和現實(shí)可以不間斷切換的理念。

如果說(shuō)元宇宙就是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形態(tài),那么我的理解是,它現在還停留在比較早期,雖然各個(gè)技術(shù)有點(diǎn)狀的突破,但還需要完整生態(tài)里的更大突破。


AR、VR眼鏡是必須的嗎?

張婉:元宇宙是不是一個(gè)偽命題?這是外界的一個(gè)爭議點(diǎn)。還有就是我們如何理解它的可操控性和交互性呢?

     楊蔚:我覺(jué)得這涉及到元宇宙的另外一重想象力。我們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傳遞和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大量信息實(shí)際上是非常有價(jià)值的,但我們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中沒(méi)有辦法很好地去捕捉。這就需要有一個(gè)經(jīng)濟形態(tài),我們現在說(shuō)的Web3、數字貨幣、包括數字藏品都是在做這方面的嘗試,數字資產(chǎn)如何確立、數字貨幣如何交換,實(shí)際上都是對新經(jīng)濟形式的嘗試。

所以元宇宙不僅是技術(shù),也不只是針對某種特定場(chǎng)景的應用,更多的是對制度的探索,即我們如何在數字世界、虛擬世界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經(jīng)濟形態(tài),讓我們可以去捕捉和獲取信息資產(chǎn)所帶來(lái)的價(jià)值。

張婉:今天我們再講元宇宙的時(shí)候,AR、VR這樣的硬件設備還處在需要更多好內容、需要更好的沉浸式體驗的階段,讓人們會(huì )對元宇宙世界的到來(lái)有困惑,您如何看待AR、VR和元宇宙的關(guān)系?

楊蔚:這個(gè)問(wèn)題我也想了很久,體驗虛擬現實(shí),真的需要戴眼鏡嗎?

張婉:我覺(jué)得以后不一定要戴眼鏡。

楊蔚:沒(méi)錯,我覺(jué)得眼鏡只是一個(gè)介質(zhì),交互式、沉浸感是個(gè)人感受,更多是來(lái)源于內容而不是形式。


如果數字世界足夠發(fā)達,我們還需要現實(shí)世界嗎?

張婉:我覺(jué)得元宇宙的發(fā)展是分層級的。

第一個(gè)層級把現實(shí)世界1:1地還原到虛擬世界里;

第二個(gè)層級就是把虛擬和現實(shí)結合起來(lái),不管是通過(guò)VR眼鏡還是其他方式實(shí)現,其實(shí)就是在真實(shí)世界里增加一些我們不可能體驗到的虛擬模式。

或許未來(lái),在第三層級會(huì )出現一個(gè)完全虛擬的世界,這個(gè)世界也許完全不以真實(shí)世界為原型。我覺(jué)得不是技術(shù)局限了創(chuàng )新,而是人類(lèi)的想象力決定了如何創(chuàng )造未來(lái)。

楊蔚:我覺(jué)得你說(shuō)的第一、第二層級已經(jīng)有很多實(shí)踐案例了,比如說(shuō)數字孿生,而第三層級可能是最有潛力,也是最讓大家感興趣的一點(diǎn),如何創(chuàng )造真正的虛擬世界。我們在虛擬世界中甚至可以有自己的數字身份和分身,這是我們對于未來(lái)生活方式的一種想象力,讓我覺(jué)得非常有意思。

張婉:您讓我想到了一個(gè)身份問(wèn)題,從身份的倫理和管理上說(shuō),數字分身會(huì )不會(huì )造成很大的困擾?

楊蔚:這個(gè)問(wèn)題也是當下熱議的,就是如何在未來(lái)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中進(jìn)一步管理數字身份?如何保護我們的隱私,同時(shí)更好地利用數據?未來(lái)我們的制度如何建設,如何更好地適應生產(chǎn)力的發(fā)展?這也是我們全社會(huì )都需要關(guān)注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張婉:您覺(jué)得未來(lái)會(huì )不會(huì )出現一個(gè)完全虛擬的世界?

楊蔚:這就是要回答“如果這個(gè)數字世界足夠發(fā)達的話(huà),我們還需要現實(shí)世界嗎?”我就想起《頭號玩家》這部電影,我覺(jué)得它反映出的是數字和真實(shí)世界如何協(xié)調的思考,甚至是憂(yōu)慮。

數字世界應該是和現實(shí)世界互補的,而不是本末倒置的,這就要求我們在政策上、技術(shù)上都要保持平衡,這也是在元宇宙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需要面對的事情。

現在埃隆·馬斯克都在說(shuō)的腦機接口,我覺(jué)得也是元宇宙的一部分,而且是非常有想象力的一部分,以后我們人類(lèi)的形態(tài)可能也不止一種。

我們聊的這些問(wèn)題看似非常哲學(xué),但是作為商學(xué)院的教授,我覺(jué)得這些想象都是我們的商業(yè)前景,如何把我們自己的生活,甚至是自我意識和技術(shù)、科學(xué)結合起來(lái),都將有非常大的經(jīng)濟潛力和商機。


結語(yǔ):

元宇宙構建的三維度

楊蔚:總結來(lái)說(shuō),元宇宙是我們下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一個(gè)設想。元宇宙的構建需要遵循三個(gè)維度:基建、社群和治理。


基建和現實(shí)社會(huì )中的基建是一樣的,我們需要先進(jìn)的信息傳遞技術(shù),比如5G、6G通訊,這樣才能有高保真的信息傳輸,保證“數字世界”的真實(shí)感;其次我們要有信息的儲存和處理,比如說(shuō)云計算;同時(shí)一些信息交流平臺也是我們構筑元宇宙基建不可或缺的部分,比如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世界中的微博、抖音、小紅書(shū)。


元宇宙中第二個(gè)維度就是社群,或者是說(shuō)內容和應用。比如游戲和其他娛樂(lè )互動(dòng)性的內容,或者用來(lái)確保工業(yè)生產(chǎn)、訓練自動(dòng)駕駛算法的數字孿生,沒(méi)有這些內容,元宇宙的基建就像一座只有房子沒(méi)有人的空城。


我們現在更多的討論都集中在基建層面,比如VR、AR,但我認為這個(gè)賽道未來(lái)將是巨頭的競爭,因為對資金和配套資產(chǎn)的消耗太大。元宇宙的硬件生態(tài)涉及多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相互協(xié)調合作,從上游的通信、芯片、云計算,到消費端的設備研發(fā)生產(chǎn),每個(gè)環(huán)節都存在著(zhù)標準統一和兼容性的競爭和博弈,不確定性非常之大,也不知道元宇宙真正會(huì )以什么形態(tài)實(shí)現。


我認為目前更多的機會(huì )反而是在第二層面,這個(gè)層面對于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更為友好,因為和現在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一樣,每個(gè)社群、每個(gè)應用場(chǎng)景都是一個(gè)比較獨特的細分賽道,更容易把握住機會(huì )。


第三,我認為更重要的元宇宙維度是制度的建設。我們在一個(gè)虛擬的數字世界中進(jìn)行價(jià)值創(chuàng )造的活動(dòng),需要制度的保障。比如對于虛擬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制度的探索,能夠讓數字資產(chǎn)的價(jià)值更好地被感知、測量、捕捉和分配。元宇宙要從技術(shù)上做到交互體驗,需要能夠營(yíng)造“信任感”,雖然現在通信技術(shù)發(fā)達了,但很多復雜或者重要的事情,我們還是愿意當面去聊,就是因為面對面的信任感是現代技術(shù)無(wú)法重現的,這也是元宇宙目前發(fā)展面臨的挑戰。


在很久以后,或者不需要很久以后的未來(lái),如果沒(méi)人再說(shuō)元宇宙,很可能不是因為這個(gè)概念已經(jīng)涼了,而是我們真正生活在“元宇宙”的時(shí)代了。就像現在沒(méi)有人會(huì )再說(shuō)“信息高速公路”或者“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”,因為只要你打開(kāi)手機和微信,這些技術(shù)概念早已融入我們生活的每時(shí)每刻、一點(diǎn)一滴。我們會(huì )真正地去擁抱一個(gè)新的社會(huì )形態(tài),那么我們所面對的,可能是一個(gè)更為豐富和多元的世界。

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(shí)務(wù)必注明出處!   

編輯:陳聰瑤  
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常年法律顧問(wèn)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(wù)所